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缩略图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

34年前,洪方珍13岁的女儿被邻居一个17岁的男子砍伤。之后,公诉人员和公诉人均被认定为轻伤,法院判决被告人王某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洪芳珍认为伤情被低估,女儿应该是重伤。她希望法院能判被告重伤,并打算在不久的将来提起新的民事诉讼。

究竟是重伤还是轻伤成为了双方争执的焦点。洪方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对司法鉴定结果持保留意见。“司法鉴定过程不规范,几次伤口长度的鉴定结果也不一致。另外,主治医生捏造了我女儿的入院时间,故意隐瞒了一些事实。”

洪方珍说,自事件发生后,女儿洪某某于2017年8月23日住院,到今年10月,她一直在向包括医院在内的各个部门索要病历和病历详细资料。2021年11月1日,她终于从主审法官那里拿到了女儿的病历复印件。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

▲洪某某伤情图。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发生了什么]

一个13岁的女孩独自在家做作业。

被一名17岁的邻居殴打,并被菜刀割伤脖子。

2017年8月23日,51岁的洪方珍从一家中外合作企业退休一年。因为早年离婚,她独自带着女儿洪某某长大。下午,她出差了,留下六年级的女儿一个人在家做作业。

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当日,王某峰从家中走到二楼与三楼之间的平台玩耍,看见洪某某独自在二楼与三楼之间的“家庭中介”办公室内。王某峰进办公室后,双方因琐事发生争执。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王某峰称自己出生于2000年12月3日。事发时他17岁。他住在浙江省桐乡市,初中学历,无业,与母亲和继父生活在一起。洪方珍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王某峰和家人搬到她家隔壁时,王某峰正在上小学,女儿刚刚上幼儿园。这两个家庭已经认识八九年了,但他们并不怎么说话。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1

▲洪某某受伤后,

根据判决书,王某峰随后用手搂住洪某的脖子,将他拖到地上,并用暴力手段殴打洪某。其间,王某峰动手杀人,用菜刀在躺在地上的洪某某脖子上砍了几刀,看到洪某某流血的伤口后逃离现场。王某峰的母亲得知情况后,向楼下路人求助。还有人报警,将洪某某送往医院治疗。

对洪方珍的审判得知,当天下午3点09分,吴彤派出所民警接到报案电话,称有人在3点至3点10分之间在他脖子上砍了一刀。根据当日桐乡市中医院手术记录,洪某某术后诊断为双侧开放性损伤、结膜下出血(右眼)、失血性休克、面部挫伤。洪方珍回忆说,当天女儿失血1800毫升,包括血浆800毫升,红细胞1000毫升,最终从手术台上被救了出来。现场图片显示,手术后,洪某某左右颈部布满密密麻麻的缝线。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2

▲输血治疗同意书记载,血浆800ml、全血5U(200ml/u,即1000ml)共计1800ml。

洪方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女儿清醒后,她告诉女儿,当时王某峰进她家侵犯女儿,是因为她反抗和打电话被王某峰打剁了,但由于取证困难,没有被法院受理。此外,王某峰是私人侵入者,判决书中提到的“家事代理处”办公室早在2014年就已经对外关闭,“只有门上的玻璃上还贴着相关字样”。案发地点一直是她和女儿居住的地方,案发后母女搬走了。

事发当天下午5点,王某峰在西门社区被桐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6日被依法逮捕。2018年1月24日,桐乡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某峰犯故意杀人罪(杀人未遂)。桐乡市人民法院因未成年人犯罪对该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

2018年7月24日,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某峰有期徒刑8年。2019年2月20日,桐乡市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为原告在附带民事诉讼中的损失共计50807元,扣除已支付的8000元后,共计42807元。后续的医药费和整容费没有实际发生,不予支持,可以在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

[争议焦点]

家人说花了四年时间才拿到病历。

发现病历与鉴定结果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

事发当天,桐乡市公安局对洪某某进行了首次伤情鉴定,鉴定结果判定为轻伤一级。5天后,桐乡市公安局再次认定了洪某某的伤情。《人体损伤程度法医学鉴定》显示伤口长度大于16厘米,鉴定意见为洪某某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

洪方珍回忆,“公安局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认定了我女儿的伤情,不符合相应的法律法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4条第2款规定,“鉴定过程中需要对未成年人的身体进行检查时,应当通知其监护人到场。”《人民检察院法医检验鉴定程序规则》第十四条也规定“对女性尸体的检验应当由女性鉴定人或者女性工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随后,洪方珍在《评估意见通知书》上签字,对评估结果表示“我有保留意见”。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3

4个月后,2017年12月22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对洪某某的伤情进行了重新评估。根据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验鉴定书》,颈部疤痕累计长度为23.8厘米,评定为轻伤一级,但达不到人体损伤和伤残程度。洪方珍对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验鉴定中心的结果也持保留意见。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4

当时陪同洪某某的护士徐阿姨在证言中写道:“我可以证明,2017年8月28日公安局法医对洪某某进行鉴定时,洪方珍不在现场。”护士史阿姨也写道:“一个男主治医生带另外两个人进了病房。直到听到和医生的对话,他们才知道自己是公安局的。当天,两人被公安局法医鉴定为洪方珍的女儿。我可以证明洪芳珍一早出门时不在现场。”12月12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其中一位护士石阿姨,她说这份证词是她写的,是真的。“但是时间长了,很多细节现在都想不起来了。”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5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6

▲两名护理人员证书

洪某某的刀伤到底是重伤还是轻伤,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洪方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不认可上述鉴定。“司法鉴定过程不规范,多次伤口长度鉴定结果不一致。”

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一是洪某某是否因刀伤失血性休克。《人体伤害鉴定标准清单》规定,“各种伤害引起的休克(中度)”为二级重伤,“各种伤害引起的休克(轻度)”为一级轻伤。专家表示,“目前临床上轻度休克的液体流失少于20%,少于800ml,患者普遍意识清醒。中度休克患者的液体流失占总液体量的20%-40%。患者会出现少尿,神志清楚。”

洪芳珍说,女儿入院时有明显失血性休克,“病历上也有反映”。桐乡市中医院的手术记录显示,洪某某术后被诊断为失血性休克等4种症状。此外,事发当天的《桐乡市中医院输血治疗同意书》记载,血浆800毫升、红细胞(即红细胞)5U(200毫升/u,即1000毫升)共计1800毫升。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浙江省桐乡市中医院术中麻醉记录显示,需要输注血浆170毫升、红细胞2U、胶体液500毫升、晶体液500毫升。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7

随后的“手术患者交接单”显示,主治医师打勾“未使用的血液制品”,后面是“剩余量:红细胞1.5u,血浆170ml。”

“为什么输血浆量变成了血浆剩余量,红细胞也从2u变成了1.5u?”洪方珍很不解。她还记得,“我女儿23号晚上7点左右从手术室出来。她出来后,每隔一天输一次血,直到天亮。所以绝对不仅仅是手术中写的170毫升等离子。”

“但是,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检验鉴定书》是以手术期间输血量为依据的。数据汇总显示,术中输血浆170毫升远低于同意输血治疗的800毫升。”洪方珍指出。

最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验鉴定书》认为,“被鉴定人具有双侧颈外静脉破裂等致失血性休克的损害基础。,但经医院及时治疗后,急诊和住院病历均未记录明显的失血性休克症状和体征,且记录的血压值均在正常范围内。据此,鉴定人洪某某被诊断为伤后失血性休克无充分依据。”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8

▲四年后,直到2021年11月1日才拿到复印的病历。

“从2017年8月23日女儿住院,到今年10月,我连续4年向包括医院在内的各个科室索要病历和病历明细,都没有成功。”洪芳珍认为,有人故意隐瞒女儿重伤的证据。今年11月1日,她以女儿整容植皮为由,从主审法官那里拿到了相关病历。

洪芳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主治医生杨还捏造了女儿的入院时间,故意隐瞒了一些事实。在相关病历中,她发现主治医生故意将女儿的入院时间推迟了31分钟,并声称失血性休克是因为入院晚,不是刀割。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9

▲“课程记录”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现有病历,记录洪某某于当日15时51分入院。根据病程记录,“患者洪某某于2017年8月23日15时51分因‘被颈刀割伤后出血疼痛1小时’入院。””

洪芳珍说,她女儿一出事就被送到医院。她回忆说,当天接到女儿出事电话后,15点15分左右赶到当地中医院,看到所有医生都在迅速将女儿推进急诊。根据她此前在医院拍摄的一份“患者护理记录”,“15点20分,救护车因刀伤在半小时左右被送往医院。”洪某某在桐乡市医疗机构的输血申请表上也显示时间戳为当日15: 41,早于15: 51。

  关于颈部的伤势,洪芳珍也认为被低估。桐乡市中医医院病历记载,洪某某为“双侧颈外静脉断裂,颈阔肌全层及部分胸锁乳突肌断裂,伴活动性出血”。她认为,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重伤一级”一类下所列的“颈部大血管破裂”情形,洪某某应属重伤一级。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验鉴定书》分析论证,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的相关解释和适用指南,颈部大出血是指颈总动脉,不包括颈外静脉。

[需要重新评估]

法院以缺乏理由为由拒绝批准。

家庭成员将提起新的民事诉讼。

在女儿的伤情被判定为轻伤后,洪方珍曾向法院提出异议,认为“被害人的伤情构成重伤,相关鉴定意见不宜受理,要求重新鉴定,希望法院以重伤罪给被告人定罪。”

2018年12月,受桐乡市人民法院委托,绍兴文理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再次对洪的伤情进行鉴定。委托项目为鉴定洪某某的伤残等级、失能期、护理期、营养期、是否需要后续治疗、后续治疗费用(包括康复费用、美容费用)、伤残等级(精神)、后续心理咨询费用。

一名13岁的女孩被邻居殴打并砍伤,她的家人被发现受了轻伤。插图10

最后,法院认为,经调查,本案的鉴定意见是由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和人员出具的,程序合法,所依据的材料客观真实,鉴定人也曾到庭就相关问题作出合理解释,故在此基础上作出的结论应予采纳,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申请重新鉴定,因理由不充分,不予准许。

洪方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事发时间已过去一年半,绍兴文理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只对入院时“双侧颈部开放性损伤”四种症状之一留下的疤痕进行了鉴定,认为洪某某的诊断为“双侧颈部皮肤裂伤、双侧颈外静脉破裂、全层颈阔肌破裂、部分胸锁乳突肌破裂等。”是有效的,但“失血性休克”的症状没有得到评估。此外,绍兴文理学院司法鉴定中心主要对洪的精神残疾等级进行鉴定,而非创伤。

鉴定认为,根据精神医学鉴定结果,洪某某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不宜对被鉴定人的精神残疾程度进行评定。

如今,女儿洪某某17岁上高中,但脖子上的伤疤永远是母女的痛。洪芳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不希望女儿在成长的过程中有疤痕,希望女儿早日接受整容手术。

洪芳珍还记得女儿住院时昏迷了一周。醒来后,她情绪激动,说肇事者想杀她,她想杀了他报复。在绍兴文理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调查中,也写着被鉴定人洪某某抱怨母亲为什么不在家,说以后要做男孩。洪芳珍说,事发后,女儿的学习生活受到很大影响,近期准备提起新的民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