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债务创新带来了绿色债务市场的扩大和环境效益的提高。缩略图

碳中和债务创新带来了绿色债务市场的扩大和环境效益的提高。

绿色债券作为拓宽发行人融资渠道、为绿色项目注入资本的重要渠道,在实体绿色转型升级中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绿色债券市场也为后疫情时代的绿色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根据中国程心发布的2021年国内绿色债券年度报告,2021年共发行国内标签绿色债券492只,规模6136.5亿元,累计发行规模超过1.7万亿元,达到17569.6亿元。

绿色债券发行比例大幅提升,新的子品种碳中和债券诞生。

2021年,我国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强劲增长。全年国内绿色债券发行规模为6136.5亿元,较2020年的2242.74亿元增长173.62%。仅发行数量较2020年的217只增长了126.73%。2016年至2020年,发行规模和数量仅在2000-3000亿元和50250之间。与往年相比,2021年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和数量均超过2019年和2020年之和。

碳中和债务创新带来了绿色债务市场的扩大和环境效益的提高。插图在发行规模占债券总量的比例上,2021年国内绿色债券仅占国内发行总规模的0.99%,但与往年的0.5%相比,有了很大突破,首次逼近1%大关。绿色债券在中国债券市场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此外,2021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将诞生一个新的子品种——碳中和债券。2021年共发行碳中和债券203只,发行规模2608.94亿元,占绿色债券发行总规模的42.52%。碳中和债券已成为绿色债券市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不断创新的绿色债券市场持续助力实现“双碳”目标,为中国低碳转型做出重要贡献。

月度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绿色债券中,3月和12月的发行规模明显高于其他月份。其中,3月份碳中和债券发行规模最大,达到455.4亿元。2021年2月,首批碳中和债券成功发行,掀起碳中和债券发行热潮,3月达到高潮,促使绿色债券市场发行在3月达到高峰。

中国程心指出,2021年,绿色债券发行快速增长,显示出巨大活力。一方面是疫情后经济复苏带来的债券市场整体涨幅,另一方面主要得益于创新产品碳中和债券做出的巨大贡献。

同时,从发行企业性质来看,2021年绿色债券市场中,中央国有企业发行绿色债券金额最大,达到59.25%,其次是地方国有企业,占34.94%,中央国有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合计发行额占94.18%。其中,碳中和债券发行规模排名前两位的仍是中央国有企业(73.62%)和地方国有企业(20.38%),中央国有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合计发行规模占94.00%,与总量持平。

钟表示,随着国务院国资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中央企业高质量发展做好二氧化碳排放高峰碳中和工作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中央国有企业“双碳”号召政策的推进,预计中央国有企业仍将是债券发行主体的中坚力量。

绿色债券发行成本优势持续显现,环境效益明显改善。

绿色债券可以刺激社会资本投资绿色产业,有效抑制污染性投资,持续引导资本流向绿色低碳领域,加速中国经济向绿色转型,助力实现碳中和愿景。

2021年公开发行的绿色债券中,募集资金拟启动的绿色项目预计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5.35亿吨,对促进环境改善效果显著,为我国实现双碳目标做出了巨大贡献。

除了对环境效益的贡献,绿色债券市场的成本优势不断显现。中国程心在研究报告中指出,该机构将2021年绿色债券成本优势的统计样本按照债券类型分为四类:公司债、金融债、公司债和中期票据。可比发行成本样本中,有债务评级的绿色债券195只,无债务评级的绿色债券104只。

结论显示,与同类债券(同期限、同种类债券、同信用等级当月发行的债券)相比,78.46%的债务评级绿色债券的票面利率比同类债券低180-1bp,72.12%的无债务评级绿色债券的票面利率比票面利率低。可以说,各类债券中具有成本优势的绿色债券数量明显高于没有成本优势的绿色债券。同时,碳中和债券的成本优势优于整体绿色债券。

支持政策护航,绿色债券市场快速发展,现货债券交易活跃,各项指数接连推出。

2021年,绿色债券市场迎来更多绿色债券指数产品的发布,共计22只,其中中国政府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14只,中国证券指数有限责任公司3只,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3只,上海清算所1只,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1只此前,2016年至2019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共发布绿色债券指数59只。除上述发布机构外,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也在2017年发布了绿色债券指数。

指数的推出也让二级市场的现货债券交易受到更多关注。2021年,国内绿色债券参与现货债券交易769只,交易金额达8683.56亿元,较去年的6182.83亿元增长40%。绿色金融债券和绿色中期票据全年积极参与交易,是绿色债券二级市场的主力军。

数据显示,4月以来,绿色短期融资券进入加速期,绿色资产证券化产品参与交易相对分散,分别在8月、11月、12月达到小高峰。全年绿色金融债券和绿色中期票据的成交额分别为35%和33%,绿色短期融资券和绿色公司债的成交额分别为12%和11%,其他种类债券较少涉及现金债券交易。

当然,市场的活跃离不开政策的频繁“加持”。2021年,出台了多项与绿色碳减排相关的政策。

碳中和债务创新带来了绿色债务市场的扩大和环境效益的提高。插图1其中,交易商协会发布《关于明确碳中和债相关机制的通知》,表示将积极践行绿色发展理念,与市场成员共同创新推出绿色债务融资工具下的碳中和债,助力实现“30.60目标”,进一步支持后疫情经济绿色复苏和低碳转型。

对市场有更直接影响的是央行和其他部门的行动。2020年以来,央行等部门多次就《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专业机构和社会公众意见。在充分吸收各方意见建议的基础上,最终形成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绿色债券目录(2021年版)》)。

《绿色债券目录(2021年版)》实现三大突破。一是绿色项目的定义标准更加科学准确。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等高碳排放项目不再纳入支持范围,采用国际通行的“无重大损害”原则,使得碳减排约束更加严格。二是债券发行管理模式更加优化。首次统一了绿色债券相关管理部门对绿色项目的定义标准,有效降低了绿色债券的发行、交易和管理成本,提高了绿色债券市场的定价效率。三是为绿色债券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稳定的框架和灵活的空间。

绿色债券标准委员会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此前,11月召开了第五次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绿色债券原则》提案,推动绿色债券标准统一和国际接轨,完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同时,规范评估认证机构行为,避免“绿洗”“绿洗”行为,加强高质量、高标准的国内绿色债券市场建设。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