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查抄金道铭情妇胡昕多处住宅:门口装有摄像头缩略图

中纪委查抄金道铭情妇胡昕多处住宅:门口装有摄像头

  “12月22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被双开;紧接着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发布消息,对金道铭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和其他多位官员一样,在金道铭被通报的违法违纪情节中,也有一条“与他人通奸”。而不同的是,在所有落马高官情妇里,金道铭的情妇胡昕算得上出类拔萃。此前媒体报道过她以极低的价格入股兰花玉溪煤矿、用兰花集团的钱开发写字楼再卖回给兰花等创举,而深℃注意到,和兰花一样被当做“家养的唐僧肉”、想咬几口咬几口的,除了兰花,还有世界500强企业阳泉煤业集团。

中纪委查抄金道铭情妇胡昕多处住宅:门口装有摄像头插图
中纪委查抄金道铭情妇胡昕多处住宅:胡家在佳地花园小区的房屋大门上还贴着催款通知。

中纪委查抄金道铭情妇胡昕多处住宅:门口装有摄像头插图1
胡家在星河湾小区的住宅,门口可见摄像头

中纪委查抄金道铭情妇胡昕多处住宅:门口装有摄像头插图2
胡家在星河湾小区的住宅,门口可见破拆下的门锁零件。

中纪委自带开锁匠

  地产商人胡昕并不住在自己开发或拿地的楼盘里,她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年初即全部被搜查。而让太原市平阳路省政府统建宿舍房管所的郝经理郁闷的是,胡昕家被查时还欠着两年物业费和7781.80元取暖费。省政府统建宿舍西区的这套189.8平米的复式,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2002年左右购入。在小区房管科的工作人员和保安的印象里,只见过该房产的户主胡祥俊。3月底的一天,三名办案人员乘坐一辆不起眼的民用牌照汽车来到小区,主动出示了中纪委工作证、天津市公安局警官证和盖有红章的搜查令,要求配合。

  值班的郝经理陪同见证了搜查过程,“开锁也不用我们帮忙联系,人家自己带来的开锁师傅。”郝经理说。第一天的搜查持续了三个小时,但没有拿走什么东西。第二天再来时,办案人员设法打开了屋里的上锁的柜子等家具,并带走了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此后几天,办案人员又来过一次,房管所另一名工作人员在屋里看到了胡祥俊一家四口的合影,胡祥俊,妻子肖桂花,女儿胡昕、胡磊。“仔细看了下,我感觉,很一般。”该工作人员说。

  统建宿舍向东两公里有个佳地花园小区,3月底也迎来了带着搜查令的办案人员。胡家有两套房子在这里,一个在园中苑A座,一个在园中苑C座。和统建宿舍的房子一样,这里的防盗门上也贴着催款通知,1-5月份的物业费拖欠了2750元。物业公司经理说,从2月就联系不到业主胡昕,几次派人敲门也找不到人,直到办案人员来搜查才知道业主犯事了。

  居委会的资料显示,A座某单元的户主是胡昕,C座某单元的户主是肖桂花。在登记资料中,肖桂花为满族,丈夫胡祥俊汉族,大女儿胡昕汉族,二女儿胡磊满族。

胡昕家门口都装了摄像头

  统建宿舍向南九公里,是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在星河湾8号楼,办案人员遇到了此行最难开的门,最后只能对门锁进行破拆。深℃在现场看到,两处房子门前还堆着被破拆下来的门锁零件。

  8号楼成经理介绍,办案人员是3月底来的,八九个人,主动出示了证件和搜查令,要求星河湾配合。不过,办案人员没有抄走什么东西,因为除了几件衣服,屋里的家具、电器等都用白布罩着,看起来是暂时没有住的打算。成经理说,从去年年底自己接手8号楼以来,就没见过这两个房子的业主胡昕、胡磊。姐妹俩房子的户型一样,都是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佳地花园两处房子和星河湾两处房子的门口上方,都装有摄像头。小区物业表示,这是胡家自行安装的。

  太原星河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办案人员3月底对8号楼两套房屋的搜查并没引起什么波动,因为半年来已经接待了多次纪委、检察院的来访,他们在工作中也有了一个基本的流程,包括查验证件、要求对搜查令副本存档等。“人家都是合法手续,我们能做的就是配合。”该工作人员说。

  5月初万科地产副总裁毛大庆在一个沙龙上曾表示,反腐对高端楼盘产生影响,并特别提及太原星河湾。据其介绍,万科在北京的高端楼盘三个星期就接待了纪委、检察院十四五次。

  深℃曾系到胡昕的家人,对方拒绝发表意见。

  推荐:金道铭姐妹花情人胡昕和胡磊(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