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镇委书记魏斌陪唐慧上访4年 曾找人假扮法官道歉

  湖南永州少女被迫卖淫案以及由此引发的唐慧事件,远离了媒体视线,却远未结束。

  10月26日,由于案件主要被告二审死刑改为无期,不接受判决结果的原告唐慧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等候再审。

  没有结案,一切都还在继续。

  6年,唐慧赴京上访30多次、赴长沙50多次,作为信访属地第一责任人,陪访近4年,魏斌已经记不清陪访次数了。

  4年陪访,非官方统计耗资422万元,几乎抛家舍业、专职陪访的魏斌,已经成了唐慧事件的另外一个隐形受害者。

破灭的息访曙光

  “请你给我一个面子,给我一个机会……把票退了,这次不要去北京了!!!”2014年10月19日13:33,魏斌在接到零陵区公安局指示之后,向唐慧发送短信说。

  对于魏斌而言,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4年,且仍没见完结的头绪。

  2012年两会期间,曾经住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上访的唐慧,一度提出要求一周内判决,让魏斌看到过陪访日子结束的曙光。

  据研究唐慧事件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学教授公开讲述透露,为了尽早结案,满足唐慧一个周内判决的要求,地方政府甚至费尽心思说服了法院,更换法庭、法官,重新任命法官彻夜不休一个周囫囵吞枣看完卷宗,火速判决该案。

  然而,就在开庭前一天,唐慧再次变卦,要求法院判决前,对其本人道歉,并给予精神补偿,被法院拒绝。

  刚刚看到解脱曙光的魏斌,逼于无奈,甚至表示补偿款由镇政府想办法筹措,请求法院借两件法官衣服,自己找两个人假扮法官登门向唐慧道歉。

  在法院拒绝相关要求以后,魏斌唯一一次终结陪访的希望破灭了。

  在今年,仅6月以来,唐慧不满最高人民法院对主犯周军辉、秦星两人由死刑改为无期,先后3次前往北京上访。

  “你们在报道唐慧好的一面的同时,也要报道下她坏的一面。”富家桥镇政府经济发展办主任蒋志斌说。

  重庆青年报记者拿到的一份材料显示,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唐慧以不给她钱就到北京上访为由,要政府给其1万元,两会过后,唐慧到北京上访,要政府给其3000元才回,接访人、富家桥镇副镇长顾俊龙只得给其钱,总计13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青年报记者联系顾俊龙时其拒绝回应,而魏斌表示,“ 这个事情就不要说了”。

  唐慧也对于相关问题,矢口否认。

  另外,该材料提到,2012年春节前唐慧讲自己家里过年没有物资,罗鹏、蒋志斌为其买过年物资1500元左右。“ 这个是有的,其他我就不清楚。”蒋志斌说。

  富家桥镇政府除了在经济上给予援助,每年还要给唐慧家里拜节,魏斌也会不断跟其短信交流。

  “这些短信都是我真心实意的表达。”魏斌说。

陪访生活的一天

  “信访占据了我们工作时间的一半以上,我们只能用周末的时间来看文件,写材料。”富家桥镇镇长唐海军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说。

  “陪访没有时间安排的,凌晨1点一样要去。”魏斌在检察院工作的妻子唐凌云说,如果出去接访,至少得一个星期,长则半个月,“ 这期间魏斌主要任务就是给访民做工作”。

  一名系统梳理该案的法学教授,曾公开讲述魏斌一天的工作。

  早晨5点,接到唐慧的短信,今天要去长沙上访,魏斌会先带一名工作人员到车站,买好三张车票,其中一张是唐慧的。

  8点,吃完早饭,魏斌劝不下来,就陪同唐慧到省政府门口。唐慧开始一天的上访,主要是拦截“车牌号看起来是领导的车辆”。

  魏斌只能买一份《湖南日报》,在旁边假装看报纸,每当唐慧扑上去拦截车辆时,魏斌就用余光随时关注唐慧的动向。

  “不能给领导添麻烦,也不能让唐慧受伤”,魏斌说,带一名工作人员就是为了“预防突发情况”。

  中午,随行陪访的工作人员会买三份6块钱的盒饭,魏斌把报纸的专刊,铺在地上,摆好盒饭,劝唐慧过来,三人头碰头地把饭吃了。

  下午,唐慧继续上访,魏斌的“假装看报纸”也将继续。